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武汉不是孤独的,整个中国都在齐心协力;中国也不是孤独的,许多国家和国际组织的支持与帮助,正为这个全球化时代注入强大的“正能量”。

“在此关键时刻,联合国与中国政府和人民坚定地站在一起。”1月27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表达了对中国防控工作的赞赏,愿向中方提供一切可能的支持和帮助。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已来到中国,同意尽快派遣国际专家团队访华,与中国同行增进对疫情的了解,并指导全球疫情应对工作,在谭德塞看来,“阻止这种病毒在中国和全球的传播是世卫组织的最高优先事项”。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

此次疫情,国际公共卫生合作与中国国内防控好比“鸟之两翼”,相互影响,相互配合。本着公开透明原则,中方及时向各方通报疫情信息,令各国在疫情隔离、筛查等方面更具理性,避免盲目而仓促的行动(如大规模撤侨)。作为负责任国家,中国对本国公民和在华外国人一视同仁,切实保障所有人的健康与生命安全。同时,中国分享病毒基因序列,便于他国加紧研究对新型冠状病毒有效的治疗药物,特别关注一些已显示出对其他冠状病毒感染有疗效的药物。英国珀布赖特研究所专家迈尔指出,现有治疗方案是帮助病毒感染者控制症状,帮助身体对抗病毒,“全球相关科研人员都在努力研究冠状病毒如何在细胞内自我复制及如何致病,这将为新疫苗和抗病毒药物研发奠定基础”。

上述研究最佳的成功途径,是动员所有资源展开“全球创新”。《美国医学会杂志》提到,此前为获得SARS冠状病毒的基因组序列,再到疫苗I期临床试验,疫苗需20个月研发周期。但通过技术革新,利用核酸疫苗平台,能将研发周期缩短至3.25个月。若再考虑到国际合作,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研发速度有望更快。正利用“分子钳”专利技术研发疫苗的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专家查佩尔说:“全球各实验室同时展开研制非常重要,我们要跟病毒赛跑,争分夺秒为全人类开发出有效的疫苗。”值得一提的是,曾在2003年来到北京与中国人民一同抗击SARS的德国吕贝克大学教授希尔根菲尔德,这一次又携带两种抑制剂来到中国,与中国同事一起探寻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的方法。

世界卫生组织。

实际上,这场终将被战胜的疫情,将给公共卫生事业带来巨大影响。美国哈佛大学全球健康研究所所长杰哈提到,这些年,各国团队纷纷围绕病毒威胁进行编目排列,利用基因二代测序手段来加快发现新的或神秘的病毒,并在实际疫情中观察基因序列变化,来跟踪疾病传播,“这种诊断法就像用一张大网捕获病原体,而不是用一条钓线钓病原体。”美国基因学家萨贝提指出,正是基于基因组测序合作,世卫组织迅速查明2014年埃博拉病毒主要是“人际传播”,而非原来以为的“从动物传染给人”,这一发现改变了专家们抗击那场疫情的做法。

正如中国外长王毅在与英国外交大臣拉布的电话交谈中所言,全球化时代,各国命运紧密相连,休戚与共。当今世界,个人身体、家庭卫生直到公共环境卫生,已变成密切相连的有机体系,牵一发而动全身,国际合作是唯一道路。更重要的是,公共卫生管理界普遍认为,没有预防医疗,就没有未来。上世纪抗感染的三大成就一一引流、抗生素和疫苗,在预防方面起到决定性作用,使世界人口平均寿命提高一倍,但随着环境变化,人员交流越发频繁,病原体跳过物种障碍进入人体的“溢出传播”威胁犹在,前述三大领域的跨国合作需要质的飞跃。

要知道,今天,世界医药市场价值超过1万亿美元,可疫苗市场所占份额才3%,开发对付某一病原体的疫苗往往要多年试验,耗资超过10亿美元,制药公司普遍回避投入。

在此情形下,各国携手并进,在战略上抓住疫情防控链条关键环节――检测、筛查和鉴定病原体,战术上把传统医学技术与前沿基因组学、生物信息、蛋白质组学交叉整合,在突发疫情处置中“一锤定音”,这才是破局的关键!

新民眼工作室吴健

编辑 | 木白 李争

Posted in 冠亚体育手机版